樊不思

    第十三回:得情由良相保奇才 知确实贤君任骄将

    当下烛相国道:“万胜且坚守白骨冈,断不可出战,待老夫回来再作道理。”  万胜禀道:“小将未能久胜此任,敢请示将何在,几时回营?”  相国道:“老夫察此人心志出于两端,不在为逆,即欲归国,若系徒勇之夫,定然为逆。今观其进退雍容,顾盼优裕,非莽憨可比。况此事起于柏氏之子,其中委曲,未曾明白。老夫曾经历任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0

    海国春秋·第十二回

    别的放下不提,且说子邮在黟山洞天温石床上,同仲卿抵足而眠,乍闻响动,心惊醒来,东方已亮。坐起看时,不见仲卿,连呼无应,床寻觅,并无形影,想道:“仲兄抱负奇才,必因同行多所不便,故乘我睡熟而暗去耳。”  搭包仍在,惊道:“难道到前途行乞么?况入蜀尚有数千余里途程,山泽多蛇虫虎豹,设若犯着,岂不送了性命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7

    东观奏记·下卷

    大中九年正月十九日,制曰:“朝议郎、守尚书刑部郎中、柱国、赐绯鱼袋唐技、将仕郎、守尚书职方员外郎裴,(庭裕先父)早以科名,荐由台阁,声猷素履,亦有可嘉。昨者,吏部以尔秉心精专,请委考覆,而临事或乖于公当,物议遂至于沸腾,岂可尚列弥纶?是宜并分等符,善绥凋瘵,以补悔尤。技可虔州刺史,散官、勋封如故;裴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裴庭裕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0

    东观奏记·中卷

    上每命相,尽出睿旨,人无知者。一日,制诏枢密院:“兵部侍郎、判度支萧邺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仰指挥学士院降麻处分。”枢密使王归长、马公儒以邺先判度支,再审圣旨,未识下落,抑或仍旧?上意贵近佑萧也,乃宸翰付学士院:“户部侍郎、判户部事崔慎由可工部尚书、平章事,落下判户部事。”宸断如此。 &nb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裴庭裕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9

    东观奏记·上卷

    孝明郑太后,润州人也,本姓朱氏。李锜据浙西反,相者言于锜曰:“朱氏有奇相,当生天子。”锜取致于家。锜既死,后入掖庭,为郭太后侍儿。宪宗皇帝爱而幸之,生宣宗皇帝,为母天下十四年。懿宗即位,尊为太皇太后。又七年,崩。以郭太后配享,出祭别庙。    上性至孝,奉郑太后供养,不居别宫,只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裴庭裕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2

    东观奏记序

    圣文睿德光武弘孝皇帝自寿邸即位,二年,监修国史、丞相、晋国公杜让能以宣宗、懿宗、僖宗三朝实录未修,岁月渐远,虑圣绩湮坠,乃奏上,选中朝鸿儒硕学之士十五人,分修三圣实录。以吏部侍郎柳玭、右补阙裴庭裕、左拾遗孙泰、驾部员外郎李胤、太常博士郑光庭专修《宣宗实录》。   庭裕奉诏之日,惕不敢易,思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裴庭裕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0

    东观奏记

    《东观奏记》三卷,唐裴庭裕撰。庭裕一作廷裕,字膺馀,闻喜人,官右补阙。其名见《新书。宰相世系表》,所谓裴氏东眷者也。王定保《摭言》,称其乾宁中在内廷,文书敏捷,号下水船。其事迹则无可考焉。其书专记宣宗一朝之事。前有《自序》,称上自寿邸即位二年,监修国史丞相晋国公杜让能,奏选硕学之士十五人,分修《三圣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裴庭裕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9

    房建

    清河公房建,居于含山郡,性尚奇,好玄元之教。常従道士授六甲符及《九章真箓》,积二十年。后南游衡山,遇一道士,风骨明秀。与建语,述上清仙都及蓬莱方丈灵异之事,一一皆若涉历。建奇之。后旬余,建自衡山适南海,道士谓建曰:“吾尝客于南海,迨今十年矣。将有寺官李侯者护其军。李侯以玉簪遗我,我以簪赐君,君宜宝之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张读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0

    李林甫

    唐李林甫为相既久,自以阴祸且多,天下颇怨望,有鬼灾,乃致方术士以禳去之。后得一术士,曰:“相国豪贵久矣,积怨者亦多矣,为祸之基,非一朝一夕之故。虽然,庶可免者,朝夕之祸也。”林甫曰:“若之何?”术士曰:“可于长安市求一善射者以备之。”林甫乃于西市召募之,得焉,自云:“尝厕军伍间,以善射称,近为病,他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张读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9

    游洞庭湖五首·其二

    南湖秋水夜无烟,耐可乘流直上天。且就洞庭赊月色,将船买酒白云边。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李白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