樊不思

    江夏従事

    大和中,有従事江夏者,其官舍尝有怪异。每夕见一巨人,身尽黑,甚光,见之即悸而病死。后有许元长者,善视鬼。従事命元长以符术考召。后一夕,元长坐于堂西轩下,巨人忽至,元长出一符飞之,中其臂,剨然有声,遂堕于地。巨人即去。元长视其堕臂,乃一枯木枝。至明日,有家童谓元长曰:“堂之东隅有枯树焉。先生符今在其上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张读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8

    夏阳赵尉

    冯翊之属县夏阳,据大河。县东有池馆,当太华、中条,烟霭岚霏,昏旦在望。又有瀵泉穴其南,泉水清澈,毫缕无隐。太和中,有赵生者,尉于夏阳。尝一夕雨霁,赵生与友数辈,联步望月于瀵泉之上。忽见一人,貌甚黑,被绿袍,自水中流沿泳久之,吟曰:“夜月明皎皎,绿波空悠悠。”赵生方惊,其人忽回望水滨,若有所惧,遂入水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张读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8

    尹君

    唐故尚书李公诜镇北门时,有道士尹君者。隐晋山,不食粟,常饵柏叶,虽发尽白,而容状若童子,往往独游城市。里中有老父年八十余者,顾谓人曰:“吾孩提时尝见李翁言,李翁,吾外祖也。且曰:‘我年七岁,已识尹君矣,迨今七十余年,而尹君容状如旧,得非神仙乎吾且老,自度能几何为人间人,汝方壮,当志尹君之容状。’自是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张读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1

    宣室志

    《宣室志》,唐代中国传奇小说集,共十卷。在《崇文书目》、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、《宋史·艺文志》中均有著录,共11卷。明代抄本、《稗海》本均为10卷,附补遗1卷,110多条。盖南宋时从《太平广记》中辑出,《丛书集成》本即用此本排印。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张读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1

    海国春秋第十一回 妒嫉暗暗招兵马 胡涂偏偏选将才

    却说牛市领兵率将,直到双眉坞前,打算手到擒来。不期官军俱收敛、养息气力,严守山口。牛市暴跳,终不得手,天晚只得回关。接连五天,俱领众军终朝百般辱骂,激将,均无收益。这日,客卿令茅游迎敌,龙街掠阵。茅游使两杆月牙枪,骡马向前。牛市使黄尖接战,黄尖舞动双鞭,飞骑杀来。两下不问名姓,战到三十余合,茅游拖枪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7

    海国春秋第十回 明荐暗倾难国手 顺留逆去试盘根

    却说包赤心欣然问道:“究竟你有何等难事,可以受彼无权,愿闻其详。”大忠笑道:“此刻且莫说,日内自然晓得。”包赤心想道:“是了,莫非隅上么?”大忠道:“然也。使彼智力相持,我等坐收渔翁之利。”包赤心喜道:“我正忘却古家,古家看尔如何了。”三人同行出门,大忠独上朝去。安萍途中别了包赤心回家,怀着狐疑,恐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6

    海国春秋第九回 救浇漓立议修文德 整散漫挥毫着武谋

    却说包赤心闻余大忠说有除西庶长的计策,欣然问道:“莫非使之为武元衡么?”大忠道:“他系文武全才,年虽老,刺客谁能近得!”包赤心道:“然则是谋盗兵符,用符生故事么?”余大忠道:“更不妙,廉妃岂肯为此?且主上英明,素重这老儿,若系朋谋害杀,究问起来,我们何样过?”赤心道:“此外则不知有何妙策?”大忠道: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0

    海国春秋第八回 筹国政贤相辞朝 行新法乞儿受爵

    却说双阜关督理政务的大夫,姓廉名洁,曾在佞臣包赤心家做过西席,百端夤缘,故得此美任。秉性贪财好色,初莅任时,家眷未到,有管税蠹胥,名唤包静,访知他的毛病,便购两个大脚姿色婢女,扮作家童,送入署内。廉洁大喜,凡有言语,无不依从。包静又代买办一切对象,也照例俱领状,却不说价。廉洁只道真心为他,谁知赔了一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36

    海国春秋第七回:囊空不免欲吹篪 腹实何须谈弹铗

    却说此处乃东海之中,形最奇特,古名浮山岛,又名朝根山,周围三万六千里,地形四分百裂。各处皆土坚石脆,雨后土松,始容锄铲,石隙亦可播种,鸟语花香,四时不断。这里向来少有人居,自秦时卢生畏始皇暴虐,托言带童男童女往海岛求长生仙草,却暗挈家避藏于此。童男童女俱令匹配,产育长成,互相婚姻。后亦屡有遭飓飘至者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1

    海国春秋第六回:隐士避功名奚啻阱陷 忠心甘节义尤切神

    且言这个霹雳,震响非常,人俱慑伏。仲卿定睛看去,却是子邮猛然大怒发喊的神威,檐瓦俱为坠地。这声未了,浑身铁绳麻索,尽行脱落。大步直前,抓着防江使肩膊问道:“认得俺么!”  防江使忍痛不过,连声应道:“认得韩爷爷!”  子邮道:“认得便怎样?防江使道:“上命差遣,不能由己。”  子邮见众兵已取到器械,...

    2019年08月28日 | 作者: 汪寄 | 评论: 0人 | 浏览: 41